在开门的一刹那,小次郎已经身戒备,一旦屋里情况有异,他便会第一时间开枪。

只不过,这是虚惊一场。

小次郎眼见一切正常,就从猪头强手里接过火把,却并不急于进屋,而是弯腰去察看屋内地面。

可以看出,地面上的积灰,除了靠近门口的地方有凌乱的脚印之外,里边的灰尘非常平整,并没有任何足迹。

小次郎心细如发,他非常认真地观察一番,看出了一些端倪。

原来,魏和尚虽然清理了自己的脚印,但无论他如何小心,也绝对做不到恢复原状。

小次郎正是从积灰被人为扫平的细微痕迹,认定了这决非什么鬼怪,肯定是有人在此出没。

“很好,魏和尚,你居然还在这里活动,我不会轻易放过你的”

小次郎喃喃自语,他举步进入房中,高举火把观察房梁上方。

上面空空荡荡,什么也没有。

看来,魏和尚并没有藏身此处。

小次郎并不气馁,在屋内细细查探一番,果然有了收获。

在墙角处的一个破柜子里,小次郎找到了一根长绳,另有一件破损不堪的红裙。

小次郎冷笑一声,拿着这些东西走到门口,把它们扔在猪头强脚下:“这就是你说的鬼吧?”

猪头强低头一看,顿时羞得满脸通红,嗫喏着不敢答话。

小次郎当即下令,调外面的人进来,体人员共同对整座废宅展开排查。

折腾了许久,小次郎终于确定,魏和尚早已离开了这里

魏和尚在吓退保安团的一众士兵后,马上就离开了这个是非之地。

他没有尝试寻找陌生的落脚点,而是径直朝着保安团的驻地奔去--

在与金钱豹推杯换盏,开怀畅饮的时候,魏和尚早就问明了保安团的驻扎地点。

根据金钱豹所说的大致方位,魏和尚专挑偏僻街巷疾行。

一路上,魏和尚遇上了几拨搜捕队,不过以他的身手,又是独自一人,很轻松地避开了这些敌人。

不多时,金钱豹所说的一株古榕树出现在眼前,而保安团驻地就在左近。

越是接近保安团驻地,反而更加安静。

只因保安团的大部分兵力,都被派出去参与今夜的搜查行动,留守人员也就是几个门岗而已。

保安团的驻地是一座大院落,内部的建筑经过一番改造,添了塔楼和哨位,后院也部改成房间,外面的围墙同样进行了加高和加固。

魏和尚绕到后门,看看四周无人,非常轻松地翻越一丈多高的围墙,悄然无声地潜入其中。

整个保安团的团部,亮着灯的也就那么几个房间而已。

魏和尚逐一探查,很快就找到了金钱豹所在的位置。

此刻的金钱豹,下午的酒劲早就吓没了,直到现在在心里还不住地埋怨王大锤,干嘛要来湖口给自己添乱?

为了撇清关系,金钱豹干脆把手下的兵力部派出去,配合宪兵队的搜捕行动,以显示自己人正不怕影子歪。

金钱豹正坐在办公桌后生闷气,等待部下汇报战果,忽地听见门口传来一阵细碎的脚步声。

嗯?

金钱豹心头一震。

其实在他心里,并不希望王大锤被日本人抓住,毕竟以他昔日在江湖上的名头,倘若江湖朋友在他的地盘上被抓,传出去难免有损他的名声。

房门被人推开,金钱豹下意识地一抬眼,发现来者并非身着军装,心中不由得一愣!

还没等他回过神来,对方已然旋风般冲了过来。

金钱豹的脑海里灵光一闪:

不好,这是魏和尚!

他张嘴就要喊叫,同时从椅子上“腾”地站起,准备应付魏和尚的出招。?

但是,魏和尚的速度快得令他难以想象!

金钱豹的身形堪堪站起,魏和尚已经从办公桌前面一跃而起,跳过宽大的桌面,径直落在他的身前。

随即,一个黑洞洞的枪口,抵在金钱豹的额头上!

金钱豹毕竟是积年悍匪,被枪顶住倒也没有惊慌失措,干脆放弃了抵抗的打算,沉声说道:

“魏和尚,你我也算是相识一场,何至于此?”

魏和尚反问道:

“不错,你我相识一场,你何必派出大量部下,想要对我们赶尽杀绝?”

金钱豹闻言苦笑道:

“我这也是身不由己。不知道日本人发什么疯,硬是要连夜出动人马,进行城搜查,你说我有什么办法推脱?”

他这些话倒是情理之中,毕竟仗着小鬼子的势力,拿着小鬼子的军饷,总不能光

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