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怎么了,这百分之百,很难得吗?”洛晚晚虚心请教。

“不是很难得,可是因为你的关系,陆家全部人的命运都被打乱,这是很严重的穿越事故。便是你最终完成了任务,但任务完成度也该很低才对。”

“诶诶,你这说法不对吧。”洛晚晚问道,“我的任务目的,不是你说的拨乱反正吗?这不就是等于让我改变陆招弟的命运,改变陆招弟的命运,陆家全家人的命运肯定会被打乱,这是理所应当的事,怎么到你这里就变成了事故了?”

“你的任务是让陆招弟活过六点八分三秒,只要让陆招弟活过这个时间,任务目的就达成。可你呢,”续命系统指出事实,“你竟然换了陆招福的水,将毒药给了她,害死了她的性命;还有你完成不顾陆招弟本人的个性,刚穿越过去,就把陆家的人打了一顿,还抢了吃的……这些行为虽然是你做的,但你用的是人陆招弟的身体,这些事情就会全部落到陆招弟的头上,后果全部由陆招弟承担。你自己说,你凭什么任务完成度百分之百?”

面对续命系统的质问,洛晚晚双手一摊,十分无奈:“道理我都懂,但这任务完成度百分之百,不是你给我评价吗?你问我,我问谁?”

续命系统:“……”

“完成度不是我打的,是由统一管理中心打的,”续命系统嘀嘀咕咕的语气,听上去颇为有种“骂骂咧咧”的味道,“真不知道他们是怎么想的,你擅自对陆招弟的命运进行了那么大的改动,还杀了陆招福,怎么还能给你那么高的完成度?”

“你这话就不对了,我的穿越不就是为了改变陆招弟的命运吗?”

“但你还擅自做主杀死了陆招福。”

“你怎么知道是我擅自做主?”

“是你换了毒药,让她喝下去,不是你还能是谁?”

洛晚晚提醒续命系统:“你别忘记了,我离开的时候,陆招福还没喝那毒药呢。”

“那……”续命系统正要反驳云裳,却又像是突然想到了什么,一下语塞了。

“你也想到了吧?我六点八分三秒准时离开,陆招弟也应该是准时回来,那时候,陆招福压根就还没喝那毒药呢。若陆招弟不想要她喝下,抢了碗便是。”洛晚晚一边说,一边问续命系统,“你刚才说了,陆招福死了,足见回来的陆招弟本人也没阻止陆招福喝下去吧。连她本人的意识都没阻止,这可不能算我擅自做主。”

“老实说,其实害死陆招弟的人是陆招福,我本人对陆招福并没太深的恨意。说到底,我只是给陆招弟准备了一个机会,最终要怎么选择,其实是陆招弟自己做的主。”

“你是故意的?你在藏下那碗干净的水的时候,就已经算到了这一步。”直到这个时候,续命系统才惊觉到了自己这一任宿主的可怕。

虽然洛晚晚是一早知道了整个剧情走向,才提前准备了那碗替换的干净的水,可要替换水,要将陆招弟使唤来使唤去,还要控制好时间,不能让陆招福太早喝,那真的不是一件容易的事。

“算是吧。”洛晚晚大大方方地承认。

“这就是你之前问我陆招弟回来还记不记得你的原因?”

洛晚晚点头。

“可我没回答你啊。你怎么就默认原主回来一定会记得你?”

洛晚晚懒洋洋地说道:“其实记得不记得,根本无所谓。”

如果原主记得,那就正中洛晚晚下怀,一切都非常完美;如果记不到,也无所谓了,她的所作所为会变成原主自己的所作所为,那原主就更应该知道怎么处理陆招福手里那碗毒药了。

洛晚晚仔仔细细地给续命系统解释了一番之后,她又问道:“看在我这么知无不言言无不尽的份上,接下来是不是该你回答我的疑问了?”

“你还有疑问?”听洛晚晚的分析,这所有的一切分明都在她的算计之中,续命系统实在是想不到她还有什么疑问的地方。

“也不算疑问,我就是想知道陆招弟后来的命运怎么样了。”虽然自己尽力对陆招弟的命运进行了改变,但能帮助到多少,洛晚晚还是没底。

穿越者任务完成,本身就有知情权,续命系统直接将陆招弟被洛晚晚改变的一生,呈现在了她的脑海里。

一如洛晚晚预料的那般,六点八分三秒,随着她的离开,陆招弟回来了。

灵魂交换的一瞬间,陆招弟的身体微微地抖了一下,眼皮发颤,掩藏在下的瞳仁急剧收缩。

这对一个正常人来说,这会儿陆招弟的变化,都是极为异常的。

可这些变化,转瞬消失,也就只有心知肚明的洛晚晚能捕捉到,而对面,一心一意地将心思都放在了观察陆招弟喝水动作的陆招福,什么都没发现。

看着陆招弟一口一吞咽地喝下了那碗她特意给她准备的水,高兴的陆招福也慢慢地喝下了自己碗里的水。

看着陆招福喝下第一口的时候,陆招弟的呼吸一紧,握住碗的手也在不知不觉中用力,指尖发白,可她到底还是选择了沉默,选择了看着陆招福,一口一口地将那碗有问题的水,喝了下去。

两姐妹,最后都将碗里的水,喝得干干净净。

然后,两

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