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道长,这妖邪可是被你抓了出来?”李承乾试探着问道。

“嗯,这妖邪现在已经被我困于水中。没想到,这妖邪竟如此狡猾,废了我如此多的法力,刚刚险些就被他逃回去。幸好,否则,下次想要再找到他,至少也要十年之后。”

“道长辛苦了,父皇必定会有重赏!”李承乾道。

李世民和长孙无忌几人也都凑了过来,大家都盯着水盆看,想知道出云道长会怎么处置这个‘妖邪’。

只是,看了半天,也没有看到妖邪的半个影子,长孙无忌替大家问出了疑问:“道长,这妖邪为何我等看不见?”

出云道长道:“各位施主又没有开天眼,看不见它也属正常,除非是天生具有阴阳眼的人,才能看得见,便是老道我,若不开天眼,一样也发现不了它。”

众人纷纷点头,也对,要是人人都能看见那还得了?

“道长,你打算如何处置这个妖邪?”长孙无忌接着问道。

“这个妖邪留不得了,便是老道对付起来都很费力,若是让他再活上几十年,怕是老道也难以对付。”

出云道长歇了一会后,对众人道:“诸位施主都闪开一些,我要处置这妖邪了。诸位施主不是想看看这妖邪长得什么样子吗?马上就可以看到了!”

众人一听,都退后了几步。

“再远一些,免得他临死反扑!”出云道长道。

这让一众好奇的想看看出云道长如何杀死妖邪的人有些失望,只能再次退后几步。

出云道长从包里拿出一把只有手掌长短的木质短剑。

做好准备后,出云道长紧紧的盯着木盆,突然大惊失色道:“不好!”

“道长,怎么了?莫非被这妖邪逃走?”长孙无忌连忙问。

出云道长脸色难看道:“逃走道士没有,只是……只是这妖邪的一只手不见了,怕是……怕是还留在施主身体当中。”

这下,众人脸色都是一变,这比妖邪逃走的后果还要严重啊!

“道长,不知可否再次施法?”长孙无忌问道。

出云道长叹了口气,道:“我没想到这妖邪竟如此狡猾,虽只是留下一条手,但只要十年时间,他就可以重生。现在这只手已经藏入这位施主的心脉之中,想要祛除,只能等十年后,这妖邪重生之后,才能再次施法。唉,也罢,老道本打算近期去云游一番,看来,只能留在长安盯着它了!”

“道长,那我父皇他?”李承乾试探着问了一句。

“这位施主倒是没有大碍,只是会逐渐流失一些元气,只消服用一些我炼制的补元丹,便可将这些元气补充回来。”出云道长再次叹了一口气,道:“唉,事到如今,只能让这妖邪再活上几年,一旦我处死这妖邪,这位施主也必死无疑!”

说着,出云道长找出一张纸,纸上画着一些符咒。

将符咒拿出来后,出云道长便一手握着木剑,双眼紧紧盯着水盆,拿着木剑的手,不断在水盆上面移动,就好像水中有一条鱼在游动,他要去刺那条鱼一般。

一直过了有好几分钟,突然,出云道长木剑向下一刺,刺入水中。然后,将画着符咒的纸浸入水中,马上一捞。

然后,众人就看到,那张纸上,出现了长着三只头,五只手臂的怪物图案,众人继续脑补,图案是红色的,应该是妖邪被刺伤,流出的血吧?只是没想到,这妖邪的血,竟然跟人血是一样的颜色。

还有,这妖邪,本来应该是六条手臂吧?想来,缺的那一条,藏在李世民的心脏里面了!这妖邪也是够狠啊!宁可断掉一条手臂!

李泰吓的脸色都白了,颤声问:“道长,这……这妖邪死……死了没有?”

出云道长摇头道:“只是被我封印了起来,只不过,这符咒只是普通材质,怕是困不住这妖邪,必须等这符咒干了之后,将其烧掉,然后将灰封存在坛子中,再埋入地下,方可将他彻底封印。”

众人一听,这是要将妖邪碎尸万段啊!

就在这时,李愔站了出来,笑着说道:“道长,本王自幼得仙人梦中教导,也习得一身法术,没想到今日竟然在这里遇到同道中人,不如,你我探讨一番如何?”

出云道长听到这话,心里顿时一惊,不过,在看到李愔的年纪之后,又把心放下了,笑着道:“不知这位小道友想探讨些什么?老道修为有限,所识得的法术并不多,也就那么五六种而已。”出云道长道。

李愔笑道:“道长刚才的捉鬼之术,本王恰巧也会。”

李世民喝道:“愔儿,不得对道长无礼!道长是真正的世外高人!”

李愔笑道:“父皇,儿臣真的会捉鬼之术,若父皇不信,儿臣可以抓一个给大家看看,而且,儿臣的捉鬼之术,可是比道长要高明的多。”

“六哥,你真的会抓鬼?快抓一个给我们看看!”高阳不知道什么时候也来了,不过之前一直没出声。

或许是前几天李愔的出色表现吧,看到李愔现在的样子,颇有些前几天作诗之前的那股自信,李世民并没有继续阻止李愔。

李世民不说话,其他人自然不敢擅自拦着李愔。

李愔自顾

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